職業球星

CNN《Living Golf》節目主持人西恩歐唐諾(Shane O’Donoghue)不久前趕在歐巡賽杜拜沙漠菁英賽期間,安排老虎伍茲(Tiger Woods)比賽空檔接受獨家訪問;在此之前,伍茲飽受背傷困擾使得他成了球場上受了詛咒般的棄兵,近期內伍茲闊別了長達15個月的休養,終於在去年12月復出,打了世界挑戰賽(Hero World Challenge)和農保公開賽(Farmers Insurance Open)後來到杜拜參與歐巡賽事。不過儘管如此,在歐唐諾問了伍茲關於美國的分裂以及傷癒復出的問題後,第二回合前就因為傷痛閃退比賽。

因腰部筋攣退賽的伍茲,雖然不知道疼痛原因是否跟之前接受神經手術的宿疾有關,但這位生涯囊括14場大賽冠軍的傳奇球星比起去年底在巴哈馬奧爾班尼高爾夫俱樂部(Albany Golf Club)看起來更糟糕,此次訪談後才過一天,大家就開始納悶這三個月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本在世界挑戰賽以復甦之態打出第15名,轉眼間變成一個在球道上走起來步履蹣跚的老頭。儘管很多人還抱持著希望,認為伍茲畢竟是一位當了13年世界球王的人,絕對有本事走出來……但事實真的如此嗎?面對這麼多的病痛和壓力,恐怕前球王自己再拿一座大賽冠軍的心願也隨著與日俱增的疑問消失在遲暮的盡頭。


歐唐諾安排了兩大項問題問伍茲,當天的問答內容如下。


歐唐諾:美國此時正面臨著分裂的問題,而你則是美國最具聲望的名人;對於眼下發生的這些事情,此時此刻你最想跟美國同胞傳達怎樣的看法?


伍茲:你剛剛一個地方說得好,那就是我們都是美國同胞,身為美國人,我們應當並肩為自己的國家創造最大利益;我們必須團結在一起,好好當個美國人,我知道目前國家的極度分化,但我認為時間、耐心和團結遲早將會戰勝一切。


歐唐諾隨後問到了關於重返球場比賽的問題……


伍茲:嗯,真的很辛苦,這是一條很艱辛、很艱辛的道路,在這段漫長的黑暗時期我甚至沒辦法下床,無法走動,並忍受巨大的痛楚。曾經受過如此嚴重背傷的人,他們一定知道這樣的感覺有多難受,而且……我不知道,去年我根本無法想像自己現在能走到這樣,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再打球,就只是因為神經疼痛這個既定事實。你知道,我有膝傷,膝蓋也動了幾次手術,而我每一天都得面對這些傷痛,不過比起神經疼痛,我還寧願面對膝傷,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人每天對你骨頭敲打上千次一樣,真的不太好過。


歐唐諾:這樣的挫折是否讓你覺得自己再也回不來了?


伍茲:真的,有很多時候我根本無法下床,很難熬,困難到過去家常便飯的一點練習都沒辦法做;我過去曾經氣勢凌人,予取予求,什麼都能敏捷且強健地辦到;現在我走路困難,連下床都很困難,所以基本上我必須不斷地復健、復健、復健。後來我漸漸能夠與我的孩子一同玩耍,跟他們一起玩美式足球,一起踢足球,足球和棒球都能拋個老遠,也能夠投籃。做到這些事情開始讓我樂觀,讓我終於能夠滿懷希望的認為自己也許開始重新再打高爾夫。


談到東山再起……


伍茲:狀況變得有些生疏,桿弟喬伊(Joey)和我討論到這一點,喬伊也有些荒廢了,畢竟他也有17個月沒有接觸過比賽了,因此我們兩個搞清楚我們現在球還能打多遠。就像今天早上各個小小的點點滴滴,從一開始的身手生疏到之後慢慢回溫,球飛了多遠;我覺得球飛很遠,他也認為飛了很遠,我們把球擊出,然後找到球位!這些都是球員和桿弟一同處理的細節,不過我們可有一年半沒做過這樣的事了。


歐唐諾:那麼你覺得自己的揮桿有了哪些不同?並將一切準備就緒、重返球場、讓自己具備競爭力。


伍茲:我現在打球不會覺得痛了,簡單來說就是如此,假如在大家眼裡還是很糟糕,無妨,我不會太在意;假如變得跟吉姆弗瑞克(Jim Furyk)一樣,那也很好,只要我不在覺得痛且能繼續打球就好。{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