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球場

很快地今年的第三場大賽,也就是第146屆英國公開賽就要前往利物浦郡北方郡紹斯波特市的皇家柏克戴爾舉行,這是這項最古老大賽第10次來到這座只有最偉大的球員才能贏球的球場:彼得湯姆森(Peter Thomson,兩次)、阿諾帕瑪、李崔維諾(Lee Trevino)、強尼米勒(Johnny Miller)、湯姆華生(Tom Watson)、馬克歐米拉(Mark O’Meara)等,簡直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世界高球名人堂點將錄。當然,我們也別忘了來自台灣的曾雅妮的2010年英國女子公開賽(RICOH-Women’s British Open)冠軍也是發生在此地,當年她打出低於標準桿11桿的277桿成績,而且還年僅21歲。



最近一次的皇家柏克戴爾英國公開賽冠軍得主派崔格哈靈頓因頸部壓迫性神經痛正考慮去動手術,恐怕缺席這場睽違九年的柏克戴爾奪冠之旅,不過他當年提到這座球場時就曾經說過:「這是座狀況極佳的高爾夫球場,更不用說它的濱海球場特性,挑戰性絕對超乎你我想像。」阿諾帕瑪1961年在這裡挑戰個人生涯第一座英國公開賽冠軍獎盃時,則對邵斯波特的強風有著強烈感受:「或許是英國公開賽有史來碰過最糟糕的天氣。」如今第16洞(當時的第15洞)有著一塊銘牌,紀念的就是帕瑪面對如此嚴峻的天候下那記第二桿拿六號鐵桿從長草區將球直接轟到果嶺上的神奇救球。

能夠成為英國公開賽場地,皇家柏克戴爾靠的除了典型濱海球場地形條件和詭譎多變的強勁風勢外,當然從創始之初不斷進化的球場設計。最早的柏克戴爾球場(皇家二字頭銜是在1951年由英王喬治六世冠上的)是一座興建於蕭丘(Shaw Hills)上的九洞球場,1889年開始對外開放;到了1894年球場委員會便決定將球場遷移到現址柏克戴爾丘(Birkdale Hills)上,並加以拓建成18洞的規模,而當年的設計師為喬治羅(George Lowe),整個球場竣工則是在1897年完成。1930年代時,使用多年的球場透過佛列德瑞克霍翠(Frederick G. Hawtree)和18場賽事冠軍的約翰亨利泰勒(John Henry Taylor)的設計規劃而經過了第一次整修更新,因而達到錦標賽等級的規模。



發表《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和進化論的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是近代生物學最重要的人物,其孫伯納德達爾文(Bernad Darwin)則遺傳祖父愛好自然大地的基因,很早便愛上打高爾夫並參加過許多業餘賽事,他是20世紀入選高球名人堂中最著名的高爾夫作家。達爾文在他的著作《兩次大戰間的高爾夫》(Golf Between Two Wars)曾對皇家柏克戴爾球場著墨過這麼一段話:「約翰亨利泰勒是位球場設計師,毫無疑問地他讓柏克戴爾成為一座偉大的球場,並讓人饒富意趣地在這裡看到偉大球員盡情揮灑……在這裡贏球的絕對不會是糟糕的球員,同時這裡也不是長打者的天堂。」

球場直到1954年才迎來英國公開賽這種重量級賽事,若非二次世界大戰,皇家柏克戴爾本應提早14個年頭上演葡萄酒瓶爭奪大賽。自從多年前大刀闊斧地整頓提昇後,柏克戴爾規劃在天然地形的球道狀態相當完美地維持到了今日;各洞主要分布在一片夾雜著廣袤沙丘的谷地中,從一開始便祭出英國公開賽中最殘酷的第一洞讓人見識柏克戴爾丘的可怕。幾個長四桿洞是這裡最難纏的狠角色,410碼的第九洞雖非其中最長的四桿洞,但論難度卻最容易讓人付出慘痛代價;開球時便因為極大的地形起伏看不清目標,同時還得具備準度才能讓球落在右狗腿彎前極窄的球道上,第二桿也得面臨果嶺前方沙坑以及右側和後方的灌木叢。然而最為經典且策略上最具巧思的卻是183Par 312洞,其挑戰性和遵循自然地形的特質堪稱18洞中最佳。從高梯台開始,球員們開球必須先飛過一片窪地,狹窄的炮台式果嶺邊則圍繞著四個極深的碗型沙坑,後方則是長草濃密的沙丘等待著未能停留在果嶺上的擊球。

皇家柏克戴爾的五桿洞距離雖不算驚人,但細長的短草區域再加上濱海球場典型的狂風條件,很容易就可讓開球偏離球道而造成第二桿開始一連串的痛苦磨難。544碼第15洞是柏克戴爾最長的一洞,同時也是18洞中沙坑設置最多的一個關卡;看似筆直的球道上要找到安全的開球落點並不容易,因為球道上熙熙攘攘的大小沙坑共13處(整個球洞共有15個沙坑),光是平常冷颼颼的天氣便相當難打,風大的時候更容易讓人桿桿都得在恐怖的壺狀沙坑中面對。

最後兩洞對於美巡球員來說,是相當能夠掌握博蒂機會拿下勝利的球洞,尤其關門的第18洞以比賽時的長四桿洞規格,對於一般業餘球員幾乎快等於一座五桿洞距離,472碼的範圍內同樣出現大量的沙坑,博蒂雖非難以達成,但細長的球道上卻需要冒險才能讓你在果嶺上獲得Birdie Putt的回報。

 

柏克戴爾的開創性一年
除了悠久的英國公開賽外,皇家柏克戴爾也舉辦過萊德盃、渥克盃、柯提斯盃(Curtis Cup)以及英國女子公開賽。目前全球最重要的洲際對抗賽萊德盃曾在19651969年於這座球場舉行,首度來到這家利物浦郡球場的那年,拜倫尼爾森(Byron Nelson)率領的美國隊對抗哈瑞韋特曼(Harry Weetman)等英國好手。儘管受傷因素不利作戰,但美國以低彈道球路應付不時襲來的強風,最終還是在英國隊球場自家球場將這些地主球員順利擊敗。

當年也是萊德盃在賽事面貌上改觀的一年,因為同為皇家柏克戴爾球場會員的美國PGA的副主席捐助11000英鎊來設置帳篷區、高爾夫貿易展覽會、飲料吧、女廁、用餐區等,這些設施不僅將萊德盃提昇到現代高爾夫賽事的精緻度,這年的萊德盃的觀賽人數也增加到5萬人次,創新的概念也使得大家就此推翻高爾夫球賽過去「用餐環境骯髒、廁所簡陋、了無新意」的印象。

 

 

重要時刻

Remarkable Moments of Birkdale’s Open

 

這些名將,其中大多數早成為世界高爾夫名人堂的神像群,各自在皇家柏克戴爾的英國公開賽上演坐擁勝利前的精采好球;有些讓美巡球迷感到超過一甲子,有些則是專屬台灣的驕傲。

 

開啟英國公開賽三連勝,彼得湯姆森,1954

彼得湯姆森這個名字與皇家柏克戴爾球場有著意義重大的關聯,他在這裡獲得的勝利開創了不少先河:英國公開賽在皇家柏克戴爾舉行的第一位冠軍球員、目前為止唯一一位兩度在該球場舉起葡萄酒瓶獎盃的球員、史上唯一在英國公開賽寫下三連勝壯舉的名將;他在1954年的比賽中以一桿之差擊敗巴比洛克(Bobby Locke)、戴伊里斯(Dai Rees)和席德史考特(Syd Scott),開創澳洲球員在該賽事奪五冠的第一勝。

 



富貴險中求,阿諾帕瑪,1961

1961年的英國公開賽為「帝王」阿諾帕瑪在該賽事連勝紀錄的開端,而他在皇家柏克戴爾第16洞的失去準頭的開球落入了壕溝中的灌木叢裡,一般遇到這種麻煩球位最合理的做法就是將球救回球道,並提早做好計分卡上多出一桿的心理準備,然而帕瑪選擇的不是安全球,他決定賭上一把決定自己下一刻會是拿到勝利或陷入災難的或然率;他的做法很簡單:抽出六號鐵桿讓旁邊圍觀的群眾嚇一大跳、跳進灌木叢中、迅速擊球並柔軟地落在果嶺上。週日當天帕瑪打出了72桿成績以三桿之差擊退了其他大部分領先組對手,包括以一桿的差距打退了死纏爛打的威爾斯選手戴伊里斯,為自己收藏架添上第一座葡萄酒瓶獎盃,從此也讓他的名字在大西洋彼端更受歡迎。

 

初生之犢,塞維巴列斯特羅,1976

當年英國公開賽的決戰日最後一洞,還不到20歲的塞維巴列斯特羅(Seve Ballesteros)得想辦法讓接下來的劈起球遇過前方兩個巨大的碗型沙坑,若以挖起桿打高拋球肯定能安全飛過障礙區並讓球落在果嶺上的安全區域,但接下來的推桿很有可能會面臨可怕的長推距離;塞維站在粗草區中掏出了九號鐵桿,球越過了兩沙坑間並停在洞口邊三呎距離上,此舉讓約翰雅各布斯(John Jacobs)這位三年後萊德盃歐洲隊隊長將塞維放入隊員的口袋人選名單中,也為他1979年在皇家萊辛聖安斯球場(Royal Lytham & St Annes)的英國公開賽首勝埋下伏筆。

 

亞洲第一人,呂良煥,1971

1960年代,來自台灣淡水的「高爾夫大使」呂良煥在亞洲高球界早就舉足輕重,但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國,呂良煥卻是歐美人眼中卻是個相當陌生的東方球員,怎料到數日後的決戰日他竟表現如此精彩,甚至隔週以後在法國公開賽成為第一位歐巡賽冠軍。

這並非呂良煥第一次參加英國公開賽,但卻是第一次來到可怕的皇家柏克戴爾球場。他的對手李崔維諾也同樣可怕,在還沒來到英國開戰前,他已經是該年美國公開賽和加拿大公開賽冠軍。然而第一天結束,呂良煥就成為讓大家驚豔的神祕東方紳士,因為他打出低於標準桿兩桿的70桿成績。

呂良煥持續以穩定的表現一路挺進到最後一輪,這天他與崔維諾同組出發,因而注定之後18洞成為他人生最重要戰役的經典時刻。前九洞打完李崔維諾以絕佳的31桿將呂良煥遠遠拋開到身後,儘管呂良煥的35桿成績也不差,但崔維諾摧枯拉朽的超強氣勢似乎準備將這項比賽收為囊中物了,然而比賽到了第17洞卻起了戲劇性的變化,崔維諾開球進了球道沙坑導致該洞苦吞雙柏忌,一旁的呂良煥成功推進平標準桿而將差距拉近到只有一桿,於是最後一洞便攸關英國公開賽是否出現第一位亞洲冠軍。想當然結果無法如我們所願的有所逆轉,因為歷史就是歷史,呂良煥儘管儘管打出了絕佳的博蒂成績,但崔維諾也沒有任何失誤,同樣抓鳥成功保住了一桿領先,以低於標準桿14桿的278桿奪冠,而呂良煥則以亞軍和4000英鎊獎金結束驚奇之旅,從此贏得世人的注目和尊敬。

 

 

21歲未來球后的壯舉,曾雅妮,2010

曾雅妮當年雖不是第一個在皇家柏克戴爾摘下英國女子公開賽冠軍盃的亞洲選手,但2010年在利物浦郡的這場勝利卻為他再添第三座四大賽勝利,同時同年包辦另一場納比斯科錦標賽冠軍,也成為當時史上第一人;同時在搶下這項年度最後一場大賽冠軍後,當時的曾雅妮只差一場美國女子公開賽便可完成生涯大滿貫壯舉(可惜迄今尚未能完這個夢想)。{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