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

去年11月的富邦長春公開賽,我以兩回合負一桿的141桿(71、72)贏得超級長春組冠軍,這是現年78歲的我職業生涯的第78勝。奪冠固然可喜,但我清楚以自己的年齡來說,贏球的機會越來越渺茫了。能在富邦打出好成績,主要是因為場地設定的碼數較短,而且相當熟悉。對現在的我來說,參賽不再是為了冠軍,而是運動、興趣,和老朋友們連絡情誼。

我的高爾夫生涯算是相當順遂,24歲贏得世界業餘冠軍,26歲轉入職業,27歲赴日發展,並在九個月後就拿下關東公開賽冠軍。那時日本比賽少,我也兼打亞巡,偶爾參加歐巡或澳巡。基本上都能維持每年有冠軍入袋,有時一場,有時兩場,成績蠻穩定的,大多能維持在日巡賞金榜前20名內。日巡賽在季末有個Japan Series的年終賽,只邀請賞金榜前15名,而我就曾連續16年參加這場賽事。

1972年我和呂良煥去澳洲打世界盃,囊括了團體與個人冠軍。1982年更是我的生涯年,除了在日本創下「三一二」紀錄(連續三場比賽奪冠,且連續單獨或並列領先12回合),也在亞巡拿了菲律賓與泰國公開賽冠軍。更重要的是,那一年我已經42歲。

有人問我,為什麼我能在長達數十年的高爾夫生涯裡,始終維持相當穩定且一致的成績,而不像有些球員那樣大起大落。我想,不外乎自我管理與肚子餓的精神。一路有來我看過許多國內外選手,成績起起落落,多半和私生活有關。你想想,一個少年家在高壇打出名氣,自然有錢、有酒、有小姐。如果你把持不住,酒色財氣一沉迷下去,絕對一定走下坡。對於少年家來說,要拒絕送上門的各種誘惑,是很困難。但你一定得能夠自我控制,好好管理自己,維持規律正常的生活作息。包括訓練、體能與飲食,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至於肚子餓的精神,也是我多年來一直強調的。像我這樣成長在淡水山上的鄉下孩子,唯有透過高爾夫闖出名堂,才能夠翻轉自己的命運。當年我赴日發展,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也熬過了一段相當艱苦的日子。但我一直保持著肚子餓的精神,總是對冠軍充滿渴望。打不好,再練過,並且試著去學習別人的長處,讓自己更進步。{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