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兩個半小時一場球

Text∕何飛鵬 | 高爾夫雜誌第130期 2015-02-01
兩個半小時一場球
一個假日,臨時起意想打球,約了鄰居去北海,十二點從家中出發,預計一點開球。

誰知道,車子一上台北聯絡道就開始堵車,好不容易等到上了二高,過了南宜入口之 後,稍見順暢。可是下了二高,基金公路也一樣堵,眼看趕不上一點的開球,急忙打 電話給球場,告知堵車,開球時間改為二點。可是就在萬里與金山之間仍然繼續堵 車,公路上一輛接一輛,完全無法可想,只有耐心等待,就這樣我們到達球場已是二 點半。

一個有經驗的桿弟接待我們,一上車就說:「今天要在天黑前打完十八洞,要有一些 本事。」就這樣在兩點四十,我們站上梯台開球。

急急忙忙打了兩洞,遇到了前組。桿弟說:「我們跳洞打。」於是開著球車就滿場 跑。又找到沒有人的球洞打,就這樣我們快速的打完了八洞,只剩一個三桿洞,桿弟 說:「沒關係,打到後九的第七洞,再順道補打。」這個桿弟熟悉球場每一個角落、 每一條路徑。

後九開始,果真一路順暢,雖然中間也趕上前組球友,我們仍然跳洞處理,果然在五 點十分天黑前,打完了十八洞。

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一天,我們來回花了四個半小時的車程,可是在球場只打了二個半 小時球,全程神經緊張,我又一次見證台灣球場的不可思議!

第一頁

«

1

»

最後頁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本網站版權屬於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7 Business Weekly a division of Cite Publish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