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播下高爾夫種子

教育部體育署推動「基層高爾夫扎根計畫」,期能從學校著手,推廣高爾夫運動,逐步提升台灣在世界高壇的能見度。

Text∕翁崇家 | 高爾夫雜誌第152期 2016-12-06
播下高爾夫種子
南韓能,為何台灣不能?

這個疑問,近年來經常被拿來做為新聞或社論的標題,適用於科技、汽車與影視娛樂等產業,乃至於國家整體經濟實力。同樣的,也非常寫實地點出現今世界高壇的現況。

放眼全球高爾夫球壇,南韓已是頂尖強權之一:女子世界排名前十裡面,有半數是南韓選手(不包括韓裔紐籍的球后高寶璟),前50名更有23位。男子選手的表現也不錯,繼之前的崔京周、梁容銀後,安秉勳、金庚泰、王情訓與金時沅等新一代球員,也都在歐美賽場有所斬獲。

那麼,南韓能,為何台灣不能?答案很簡單:高爾夫運動的人口數。 在南韓,職業選手人數超過六千人;反觀台灣,男女合計僅五百多人。按照比例原則,理所當然南韓得以人才輩出,而台灣,在褪去光環的曾雅妮之後,僅有日巡的盧曉晴、美巡的潘政琮,乃至於今年在亞、日巡奪冠詹世昌等足以誇口。

所以,如何提升高爾夫球在台灣的普及度,讓更多兒童或青少年接觸這項運動,從而產生興趣,培育更多選手,是台灣高壇當前的重要課題。

三級高爾夫
2014仁川亞運,潘政琮帶著俞俊安、高藤與王偉倫,聯手摘下高爾夫項目的個人與團體金牌。這兩面金牌,除了鼓舞台灣高壇的士氣外,也讓教育部體育署發現高爾夫球是值得在台灣推廣的運動,而開啟了「基層高爾夫扎根計畫」,希望在2015到2018年為期四年的時間內,透過三級學校推廣高球運動,撒下更多的高爾夫種子。

中華高協秘書長鍾文貴表示,過往青少年打高爾夫球,通常是家長自行帶著小朋友學球比賽,加上一些球場有成立培訓隊;而學校,幾乎沒有在當中扮演什麼角色。所以,這個扎根計畫希望將學校也納進來,以家長為主,學校為輔,來進行高爾夫啟蒙教育。「我們師法三級棒球的制度,鼓勵國小、國中與高中成立高爾夫社團或代表隊,並由教育部補貼相關軟硬體設施經費。」鍾文貴表示。「這個四年的中程計畫,希望到2018年時,能拓展學校合計達405所、擴大基層人口達6065人。」

在這項扎根計畫裡,學校將獲得補助設置簡易高爾夫練習場地,成立社團或代表隊;中華高協則協助媒合領有專業證照的教練擔任指導老師,舉辦師資講習,並尋求社會資源的挹注與高爾夫球場的配合。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今年全台有76所三級學校加入此扎根計畫,成立社團或代表隊,也有20多座球場參與,做為小朋友們後端實際下場的平台。此外,包括Duma Bear、KBS與Foremost這三個台灣自有的高爾夫品牌,也積極贊助此扎根計畫,分別捐贈兒童高爾夫球桿、桿身與高爾夫球給各所學校。不管是硬體設施與軟體師資都已到位,準備帶領更多小朋友們踏入高爾夫大門。


厚植高爾夫文化
美國高協(USGA)為了推廣高爾夫運動,近幾年來和奧古斯塔與美國PGA聯手舉辦開球、切球與推桿比賽(Drive Chip & Putt Championship),中華高協也不遑多讓,於今年四月開始,於北、中、南舉辦擊遠擊準比賽,讓小朋友們從比賽中獲得更多樂趣與成就感。也在五月於南峰球場舉辦首屆「球場隊際錦標賽」,賽制比照青年奧運會與亞太青少年隊際錦標賽,採一男一女組隊方式進行四球賽、四人賽與個人賽,目的讓個人化的高爾夫運動加入團體合作、策略運用因子,培養團隊精神。上述這兩場扎根計畫的賽事,都獲得了學校與球場的熱烈迴響,更讓與賽的小選手們從中發現自己的長處與不足,進而更努力練習,替自己與團隊爭取榮譽。

「從全民運動走向競技運動,才更有機會能夠培養出好選手,在國際舞台替台灣爭光。」鍾文貴強調。「以台灣的『國球』棒球為例,三級棒球制度的完整以及參與的人口眾多,讓其已經成為台灣人深植內心的『文化』。儘管台灣高爾夫球也發展了近百年,過去曾有呂良煥、涂阿玉、陳志忠乃至於最近的曾雅妮等國際級球星,但由於較不普及,文化底蘊總還不夠深厚。」

所以,透過扎根計畫,倍增台灣的高爾夫人口,並逐步厚植台灣的高爾夫文化。鍾文貴秘書長坦白地表示,這些因此接觸高爾夫球的小朋友們,不見得會有多少未來走上職業高爾夫的道路;不過,讓他們因此認識高爾夫、了解高爾夫,對這項運動產生興趣與熱情,就已經足夠。

的確,未來如果高爾夫球的四大賽或世界盃,能夠像棒球的冠軍賽或經典賽般,成為一般台灣民眾的聊天話題;球迷們對於高爾夫球星的了解,能像對王建民、陳偉殷或陳金鋒般如數家珍。那麼,台灣成為世界高壇強權,也指日可待了。

第一頁

«

1 2

»

最後頁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本網站版權屬於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7 Business Weekly a division of Cite Publish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