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

花木述石II-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

2017-10-25
花木述石II-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
擅長創造頂級生活風格的易雅居,繼2014年首次推出「花木述石─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不僅成功示範了當代水墨藝術與居家生活美學的完美交融,更為市場開拓了水墨藝術的收藏新路。近年受到國際藝術市場注目的台灣藝術家彭康隆,曾受邀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藝術博覽會、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上海城市藝術博覽會、香港蘇富比拍賣會、紐約蘇富比亞洲藝術周特展等舉辦聯展,堪稱台灣具代表性的水墨畫家,作品也廣受國際收藏家典藏。今年易雅居再次隆重策畫「花木述石II─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展覽,精選彭康隆2014-2017年間處於創作高峰期的多幅作品,以饗台灣收藏家的殷殷期盼。

不同於一般藝術畫廊的陳列,在當代居家空間中,水墨藝術向來是一個曖昧、不易介入的主題。然而易雅居以多年對家居美學的品味經驗,與對當代藝術選題的熟捻,如何將氣質迥異的藝術品置入當代居家空間中,在陳列規劃與佈置設計上自有一套獨到的審美與詮釋。除了藝術品本身要有宜人雅趣的特質之外,空間中的傢俱選品也需具有展現絕佳包容性的現代特質,因此每次的呈現都是一場居家空間美學的完美展演。 2014年易雅居所策辦的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花木述石」,在與藝術家密切地討論與溝通之下,演繹了水墨藝術與當代居家美學產生許多對話的可能性,吸引了藝評家與藝術收藏家的注目,並且成功創造出熱烈的話題。

而被中國藝評史學家夏可君譽為「唯一達到水墨藝術的現代感知力的藝術家」的彭康隆,將古老中國的筆墨手藝帶進了當代的繪畫語境。若回顧彭康隆早期的創作,畫作中蓊鬱巍巍聳立的山脈,是他成長記憶的花蓮山脈,是他藝術心靈中的山水原型,其中夾雜著一種遺世獨立的抽離,急欲擺脫物質文明的制約,探尋生命中最原始和最野性的根本。直到2013年開始,他一改過去氣勢磅薄、厚重的山水體裁,反而拾取輕盈的草木花卉,由繁花紛飛山石構築的微觀宇宙,引領觀者在靈性層面上探尋,重新連結與大自然的關係,展現出跳脫傳統山水畫侷限的企圖。

在「花木述石」系列裏,他藉著花草山石所蔓延生長、無限開展的空間,重新架構心中的大山大水,此時不僅火候更醇熟,運筆也更加隨心自如。落筆在紙上渲染開來,舒展開來的一片風景,擬真非真的花草姿態,讓觀者在捕捉的過程中產生了誘惑的樂趣。知名作家郝譽翔評論,「每每看彭康隆的畫,總覺得『險』,每一個筆觸都像是在高空之中走鋼索似的...深怕分寸只要一拿捏得不當...這線條就要墜入塵世間。」 觀看彭康隆的畫,畫裡空間隨著流動的筆觸彼此交疊、相互滲透,花草可覓芳蹤,微渺處可見山水,筆下的世界似有了自發的生命。也難怪郝譽翔驚嘆著:「那花瓣彷彿是嫵媚多姿的,充滿了盎然的生機,每一縷瓣尖,都在活潑地向觀畫之人召喚著,挑逗著…你甚至幾乎要生出一種錯覺了,誤以為眼前的這幅畫是活生生的,不管是花,是山,是石,是雲,是霧,都像是在微微地抵抗著紙的引力...。」

經過三年的潛心創作,彭康隆在「花木述石II」系列有了更深一層的進化,畫作中從細微的花木中產生了一些畸怪的石塊,或是在堆疊的破石間有著被蟲咬過的木紋和花骨,花木與畸石彼此相互交纏與繚繞,筆觸筆痕的艱澀淒迷,墨色的暈染與空靈…。目光犀利的藝評家郭光宇以「水墨裡的野獸派」來描述藝術家彭康隆對水墨這古老主題的衝撞。他坦言彭康隆真正想畫的是畸怪,是生命的本來狀態,藝術家用各種令人不安的小畸怪去挑戰來自傳統、來自他者、已被定義的美學結構。他用「破、醜與陋」對應著「美、柔與媚」,以「真」、「動」對抗著「虛」與「空」。藝術史學家夏可君分析「彭康隆的線條在一種對立中展開,讓傳統陰柔中的雄渾、秀媚中的險峭,仙氣中的歡愉,獲得新的表現...」。藝術家數十年如一日,在日光流年中御筆使氣,進入古人的筆墨之中,又在生活的當下,從早到晚,或喫茶或飲酒,讓筆被線條的生長帶著走,成為自體呼吸的一部分,他已然找到一種可以訴說自身、訴說生命、訴說時間、宇宙、無垠的水墨語言。夏可君形容了他的筆觸不僅帶著唐宋的文脈氣息,也有當代的身體性,一種「深密的性感」、「是中國筆墨性格真正的開拓」。

引來藝評家們議論的「花木述石II」系列,可說是讓人好奇想一探究竟的精采展覽,將於10月20日星期五下午開幕的「花木述石II─彭康隆當代水墨個展」精選了藝術家創作高峰期的多幅作品,讓我們一次飽覽藝術家創作能量的大爆發。




第一頁

«

1

»

最後頁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本網站版權屬於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7 Business Weekly a division of Cite Publish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