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難忘的高爾夫經驗

Text∕翁崇家 | 2017-12-04
難忘的高爾夫經驗
11月底去了趟南部,沿著國道南下,把北台灣陰雨濕冷的天氣拋在身後,在南台灣暖暖的冬陽底下打了場球。無需雨具,也不用外套,一件短袖球衫加內搭衣,輕裝上陣,著實暢快。

就像候鳥一樣,高爾夫族群總會南下遷徙避冬。每到12月、1月,海南島成了宰客天堂,泰國人滿為患,南台灣也會出現不少的日韓球友。雖說我們無需行光合作用,但冬天的暖陽對於球友來說,總有無限的吸引力。

不過,輕鬆愜意的行程,多半不是最讓人永誌難忘的經歷,因為那少了一些些的刻骨銘心。在我近廿年的球齡裡,印象最深刻的高爾夫經驗,不是在哪個球場抓鷹射鳥(這是小case),也不是一桿進洞或打了個七字頭(因為尚未發生過),更不是在東南亞某個風景如畫的球場上、身旁伴著一位年輕貌美的桿弟有說有笑…而是在某個立冬過後的日子裡,頂著紛飛白雪,捱著刺骨低溫,走完了18洞。

那是11月的玉龍雪山球場。海拔三千多米,全長八千多碼,納西族的聖山玉龍雪山是一大賣點。已經準備關場過冬的球場為了我們這群遠道而來的台灣媒體開放,但天空不作美,沒幾洞就飄起了細雪。禦寒衣物不足、加之讓人不適的高山症,一個個提前打退堂鼓。最終僅剩我和另一位媒體前輩,在氧氣筒與莫名其妙的毅力支持下勉強打完全程。

別問我打幾桿,別問我在空氣稀薄的高山上有否開球三百碼,我全忘了。我只記得步下第18洞果嶺時,回頭望去,綠色球場已成為雪白一片。

第一頁

«

1

»

最後頁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本網站版權屬於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7 Business Weekly a division of Cite Publish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